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2020年深圳珠宝产业发展现状分析报告

发布日期:2021-02-20   来源:本站

  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是“三大攻坚战”的决胜年。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整体经济下行压力等严峻形势,我国经济始终保持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趋势。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坚强领导下,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始终坚定贯彻落实中央、省、市各项决策部署,践行新发展理念,引导行业主动适应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互促双循环新格局的新形势,落实“六稳”“六保”措施,突出做好“一守六保三促”(守生存底线,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保安全、保产业、保运转,促消费、促生产、促集聚),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以改革为动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经受住了空前考验,各项发展取得积极进展,呈现“整体稳、韧性强、后劲足、潜力大”的整体趋势。

001.jpg

  一、2020年中国珠宝行业情况

  中国珠宝市场发展呈现稳步态势。全国有30万家黄金珠宝经营单位,全国珠宝产业从业人员400万。2019年,中国珠宝市场规模约6100亿元,进口总额602.72亿美元,出口总额204.33亿美元,中国大陆黄金珠宝行业市场规模达7000亿人民币,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

2020年,相比于国外的黄金市场的疲软,中国黄金市场却独秀一枝。黄金避险和抵御通货膨胀功能继续受追捧,黄金交易量和黄金ETF持仓规模继续提升。

在白银方面, 2014-2018年全球白银产量逐年减少,2019年全球白银产量为2.9万吨,较2018年同比增长0.62%,预计2020年全球白银产量为2.77万吨。 截止2020年11月末,上海期货交易所白银期货年内累计成交3.2亿手,是全球规模最大、最为活跃的白银期货品种之一。

  在铂金方面,因为疫情影响,2020年第二季度铂金的需求和供应分别下降了19%和35%,总需求下降30吨至231吨。供需将预期进入短缺,缺口为33.6万盎司(10.5吨)。

  在钻石方面,2020年,全球毛钻需求稳步提升。中国大陆的零售表现强劲,而中国香港的珠宝商业绩萧条。由于消费观念的转变,中国消费市场异形钻、彩钻需求增大。

  在宝玉石方面,广东四会、云南瑞丽等地的翡翠直播基地,以及各大电商平台和直播平台对珠宝玉石品类业务的拓展,推动了中低档翡翠白玉等主要玉石品种销售额的提升。在线下,有设计感的高端翡翠受到高端人士的追捧。

  在有色宝石方面,近年来,我国彩宝市场稳步提升,年均复合增长率5%。

  在珍珠方面,2020年国内珍珠产量降低,中低端珍珠价格有所下降,珍珠类珠宝首饰销售萎缩。

  二、2020年深圳珠宝产业基本情况

  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的基础是黄金珠宝首饰制造业。其产销规模、品牌建设与标准建设、创新能力、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在全国珠宝行业均居于领先地位。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产业链完备,涵盖了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展示交易、品牌推广、检验检测等各个环节,有大小珠宝交易中心和批发市场约30家,产业队伍超过20万人,2019年,行业制造加工总值约1500亿元,批发零售贸易额约450亿元。

002.jpg

  1、黄金珠宝首饰制造业聚集效应继续凸显

  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制造业主要市场在国内。深圳本土的珠宝企业品牌占据了全国珠宝品牌的半壁江山,但多为黄金首饰制造加工、批发类,珠宝其他品类(比如:珍珠、翡翠等)、零售类品牌较少。本土拥有爱迪尔、萃华珠宝、周大生等A股上市公司。截止2019年底,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共荣获“中国驰名商标”珠宝品牌24件,“中国名牌”珠宝品牌26件,“广东省名牌”珠宝品牌36件,“广东省著名商标”企业29家。全国各地的大型珠宝企业都在深圳设立分支机构或办事处。

004.jpg

  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集聚效应明显,全市珠宝制造企业超过2000家。其中心区域是罗湖区,水贝片区是珠宝企业展厅和展示交易聚集地,两大制造业园区李朗国际珠宝园和横岗街道六约社区(包括盛世珠宝文化产业园)的周边区域集中在龙岗区,东莞凤岗、坪山、惠阳、盐田区均有首饰制造企业分布,珠宝金融进驻前海,光明、宝安、坪山等都有珠宝产业分布。水贝——布心黄金珠宝产业集聚区面积超过150万平方米,经营单位超过1万家,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黄金珠宝交易额1200多亿,约占国内黄金珠宝批发市场份额的50%。2019年营业收入1130.7亿元,集聚区内有专业市场27个。

  截止2020年11月,深圳全年黄金、铂金实物提货量,占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物销售量的70%;制造珠宝首饰成品钻的用量,占上海钻石交易所成品钻石一般贸易进口量的约90%。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业仍是中国珠宝首饰制造交易中心和物料采购中心以及信息交流中心。

  在复工复产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水贝片区的交易中心上半年裙楼的平均入住率为91.5%,写字楼的平均入住率为97.31%,到11月底,入住率整体基本达到99%。2020年,除光明、宝安、坪山的珠宝首饰制造企业萎缩严重以外,龙岗区没有出现关闭潮。在制造加工总量上,5-6月受金价的影响,黄金首饰首先得到了恢复,但上半年的平均制造加工总量只达去年同期的五成。随着经济的不断好转,企业的订单也在不断增加,8-9月迎来年内第一次小高峰。通过走访会员企业了解到,预计2020年全年相比2019年订单平均减少1/3,但行业内企业利润能保证基本持平。

003.jpg

  2、珠宝行业交易中心盘活市场活力

  深圳市的大型专业市场约有30个,大部分在水贝片区内,有27个,其中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的有5个。深圳市最具代表性的珠宝专业市场是水贝万山珠宝文化产业园和金展珠宝广场。

  水贝万山珠宝文化产业园,作为上游珠宝产业的始发地和策源地,占地1.7万平方米,有着近900余家入驻企业。文化产业园以“文化创新引领产业发展”为宗旨,通过IP资源链接赋能珠宝企业并进一步对文化IP进行成果转化。6月12日,由深圳报业集团旗下电商服务平台“深商e天下”和水贝万山珠宝文化产业园共同运营的水贝黄金珠宝直播基地正式启动。未来3年,基地将围绕直播业务为产业带创造1万个新就业岗位,预计到2022年达到100亿元以上年交易额的规模。

  金展珠宝广场位于深圳水贝珠宝产业基地的核心地带。2020年3-4月,商家逐步复产复工,场内每日人流3000-6000人,零售客商及外地采购商较少。5月-12月,场内全面恢复常态运营,通过不同形式的推广活动,加大了促消费的力度。

  场内先后开展了“金展采购季”,“好久不见,甚是想念”明丰品牌推广,“520放飞爱”、“浓情端午,糯米里挑钻石,拔河比赛”、“金展周年庆系列活动,巨型扭蛋机”、“金展周年庆系列活动,纸飞机大战”、“金展万山杯3V3篮球赛”、“金展欢乐购”、“这就饰国潮”、“金展杯王者荣耀巅峰赛”、“万圣节,一起捣蛋吧”、“双十一金展萌宠节”、“全民体质测试”、“金展雀神杯”、“逐梦40年,2021春联征集”等20余场以品牌宣传及文娱互动为主的推广活动。以及“千万券恋,礼享罗湖”、“实体商户求生之路--短视频直播珠宝品牌落地实操公益课”、“POP时尚网络推介会”、“抖音电商峰会水贝网红孵化启动仪式”、“罗湖区黄金珠宝产业高质量发展座谈会”等60余场交流类推介活动。同时与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签订《深圳早班车》冠名合作;与“华语传媒”签订年度宣传推广协议;配合《金展采购指南》全面改版升级,同时拓展发行渠道;通过各方及金展的共同努力,场内每日人流回升至约15000人。

  因疫情影响,场内商户的销售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金展对场内商户进行了各项租金政策扶持,全年收入减少约30%。2020年4月,营收趋于稳定。2021年,金展将以提升服务品质及维度为主,以商户及客户需求为中心展开工作。加大企划宣传推广力度,及场内活动频率和辐射度,在吸引批发客户的基础上,逐步发展零售客户,为场内商户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3、科技创新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

  创新发展是引领世界经济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近年来,从3D硬金、花丝工艺、古法金,到5G黄金、5D黄金以及珐琅工艺、无氰电镀绿色清洁技术的应用,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不断涌现,通过创新抢占产业制高点。2020年,注重产品设计、品牌建设的企业得以存活,国潮风盛行。预计,2021年,深圳有一部分珠宝制造企业能达到柔性智能制造。

  4、珠宝金融服务助力复工复产复业

  罗湖区商业银行在我国黄金产业服务中占有重要地位,具有充足的黄金企业信贷风控经验,黄金租赁、黄金回购、黄金生息等金融产品不断创新。目前,辖区内有平安银行等4家银行开展黄金租赁,经验成熟、风控良好,为黄金珠宝行业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超过10家,总贷款余额超过300-400亿。

005.jpg

  2019年7月,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板指定仓库(工行深圳)在罗湖区正式启动,这是深圳海关批准设立的深圳地区唯一黄金专用型保税库,库容约200吨,将为罗湖黄金产业链及投资者提供更高效、安全的金融交易、投融资、仓储物流及清算结算等服务。截止2019年末,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板指定仓库(工行深圳)业务发生量已突破万吨。同年,全球黄金产业规模最大的盛会LBMA全球贵金属年会在罗湖顺利举办,超过600名外籍嘉宾参加。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建设银行针对小微企业推出“小微快贷”、“抵押云贷”,针对个体工商户推出经营快贷产品;平安银行推出的“平安复工贷”、“平安乐业福”、平安“复工复产”保险,助力辖区企业复工复产。

  5、产业配套一体化发展趋势明显

  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并呈现出集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展示交易、旅游文化于一体的发展趋势。水贝片区设计水平领先全国;省及以上的检测中心超过30家;黄金珠宝集聚基地以“保税+”模式试点建设珠宝玉石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成立标准联盟,编制并发布执行26项标准,其中1项国家标准,7项行业标准,4项地方标准,8项联盟标准,6项团体标准;成立国家贵金属及珠宝质检中心技术联盟,40多家检测机构入驻;建设“一馆一库三中心”,以PPP模式打造深圳珠宝博物馆。

  集聚基地已经成为全国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中国珠宝玉石首饰特色产业基地、国家外贸转型升级专业型示范基地、国家产业集群区域品牌建设试点示范项目。

  6、黄金珠宝行业知识产权保护迈出重要步伐

  2020年4月26日,深圳市黄金珠宝行业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站在协会正式挂牌成立。这标志着我会的知识产权工作上了新台阶。工作站成立以来,工作站主要通过推动企业创新、知识产权宣传等方面,以创新和标准化建设为手段,促力知识产权保护;举办各项主题活动,推动行业内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在举办的各项活动中坚持知识产权保护,为会员企业提供综合性服务,全面提升我市黄金珠宝产业应对国际国内竞争的能力,形成良好的创新文化。

  三、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新特点

  1、疫情催生产业新业态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对消费主导的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冲击非常大,许多经济活动基本停滞。生存危机倒逼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内的企业开始思变。水贝万山珠宝产业园和金展珠宝广场,通过一系列的促消费活动,将珠宝与婚庆、影视、旅游等融合发展,零售业态开始出现。目前,两大交易中心批发零售综合业务基本成形,这推动了水贝片区开始向新兴的特色时尚消费街区转变。

  2、智能化推动产业发展

  一直以来,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的智能化主要集中在产业链的供应方面。比如,原料采购价格、供应商管理、设计、后台商品数据管理等方面已经实现了智能化。但由于珠宝销售体验性强、单价高,等特点,主要以线上销售为主,在营销数字化、渠道数字化上有所欠缺。

  2020年上半年,由于线下实体店的销售几乎停摆,消费者越来越多的选择尝试新的购买渠道方式。受此影响,上半年,深圳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开始结合节日文化,利用抖音、淘宝、京东等大型平台进行直播带货。随着下半年经济的好转,直播带货虽有所弱化,但各大电商平台也成为企业宣传推广的平台之一。

  3、文创为珠宝品牌赋能

  创意设计是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发展的重要动能。随着市场、企业对产品内涵的注重,以及新一代消费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觉醒,越来越多的深圳珠宝企业开始以此为契机,力图将中华文化所蕴含的精神和价值,融合到珠宝首饰当中。

  2020年,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国潮风盛行。与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的珠宝首饰设计不再仅仅使用单一材质表现中式的元素,而是更注重新工艺、新材质使用,首饰的内容也更加丰富。

  4、新形势下头部企业发展趋势显示

  随着三、四线城市的珠宝市场饱和,中国珠宝市场布局基本完成。2019年,珠宝零售市场的疲软也给上游的制造加工企业带来剧烈竞争。但整体上除了周大福、周大生、周六福等少数零售大品牌企业之外,一部分零售品牌企业有待继续成长,大多处于“跟跑”状态。

  2020年,以周大福、周大生为代表的零售企业,以瑞麒、德诚为代表的制造企业,由于占有的优势资源较多,产品品质管控能力较强,前期品牌运营能力好,生存能力强于小型珠宝企业,部分小型珠宝企业消失而空出的市场份额正在被龙头企业抢占。另一方面,中国消费者对国内首饰品牌的喜爱度在不断上升,也推动珠宝行业头部的形成。今后几年的深圳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头部将强者愈强。

  四、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发展的不足

  1、持续创新动力不足

  多年的产业快速发展,为行业带来兴盛。卖方市场的繁荣,导致企业前瞻意识不够。虽然部分企业开始反思企业战略,但大部分企业的创新及变革,仍拘囿于局部、短期,在新形势下的创新魄力有所欠缺。

  2、高端专业人才储备不足

  虽然全国各大院校每年为行业输送不少的专业人才,但人才整体素质不高。首先,从业人员的底子薄,产业工人整体素质、技术、技能水平不强,学院派人才行业适应性差,其次,新一代年轻人对一线生产缺乏兴趣,产业工人后继无力,再次,行业智能制造人才非常缺乏。在2020年中国AI城市排行榜中,深圳市位列第二,属于第一梯队,但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的AI利用率极低,极不符合深圳市创新城市的形象。

  五、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发展建议

  珠宝首饰价值较高,消费潜力大。新形势下,深圳市珠宝产业要紧扣高质量发展,加大产业补链、金融创新、技术革新力度,释放消费需求,全面做大做强国内大循环市场。

  1、加快筹建深圳宝玉石交易所

  立足深圳,依靠深圳珠宝强大的产业优势与活跃的贵金属和宝玉石交易的市场元素,依托香港珠宝资源和国际化优势,紧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等重大历史机遇,加快筹建深圳宝玉石交易所,并在其机构定位、运营机制、政策扶持方面改革创新,盘活深圳宝玉石市场活力。

  一是按照国际化的交易规则和惯例,采用股份制设立深圳宝玉石交易所,以深圳国资委和罗湖投控占控股,吸收宝玉石资源地或原产地,(例如香港、泰国、缅甸、斯里兰卡、俄罗斯等宝玉石原产地或资源地)参与;二是吸收国内民营龙头企业和资源产业(如青海玉、和田玉、珍珠产业)龙头企业参与,结合整个大湾区玉石产业布局,例如广州、四会、平洲、揭阳翡翠玉石雕刻加工四大基地,结合深圳、番禺、顺德、汕尾等地首饰制造加工的产业布局,确保深圳罗湖区——全国珠宝首饰交易中心的地位,不断拓展创新;三是力争国家政策扶持,轻税严管,增加税收又有利于行业发展,在特力综合保税服务平台基础上,创新服务,走国际化的发展道路。

  2、建设“深圳珠宝”产业集聚基地管理平台

  一方面,罗湖水贝片区珠宝产业拥有稀缺的社会资源优势、明显的产业集群优势,形成了在全国独有的市场竞争优势。另一方面,片区内生产销售由于产品相似度高,有可能存在恶性竞争,即使生产不同的产品,行业内的企业共生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有必要成立平台通过战略差异化使引导企业间的横向交流,加强合作,信息共享、技术交流、资源整合等。

  建议政府统筹,在罗湖水贝片区成立“深圳珠宝”产业集聚基地管理平台。通过平台有效整合深圳珠宝行业的优质资源,扩大产业集群效应,同时加强行业与政府沟通,助力行业发展,充分发挥深圳在全国乃至全球的珠宝产业优势。

  3、加大对黄金珠宝金融扶持力度

  一方面由于产业原材料黄金自带金融属性,另一方面黄金珠宝产业是资本密集性产业,建议通过资本加持,推动行业向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型。既有利于深圳的资本真正赋能实体经济,也有利于黄金珠宝促进金融增值及稳定,塑造特色鲜明、高质量发展的新金融业务模式。

  建议政府继续完善《深圳市关于促进罗湖区黄金金融发展的意见》,推动黄金钻石金融基础设施落地;培育具有国际知名的黄金钻石品牌企业;创建“国家黄金钻石跨境金融监管创新试验区”,创新黄金钻石金融产品。

  4、强化行业高技能人才培养,促进珠宝产业高质量发展

  高技能人才是支撑产业转型发展的重要力量,建议政府利用独特的行业优势,根据行业、企业发展对人才培养不断提出的新要求,举办行业各项技能竞赛和开展系统教育培训工作,以中高层次技能人才培养为重点,坚持以工匠精神为引领主动作为,加快培养和选拔一批珠宝加工行业高技能人才。

  5、设立深圳珠宝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不断推进工艺技术革新

  建议政府设立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在资金、土地、人才等方面给予支持。同时充分发挥深圳创新之都的优势,引进和研发智能制造设备,推广贵金属3D打印、柔性制造等技术;加大对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的研发推广;推动珠宝产业全链条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转型;推广无氰电镀等绿色清洁生产技术,推动全行业绿色低碳发展。 

  六、展望

  202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撑,要认真评估限制消费增长的规定,根据政策及时取消不适当的限制,在满足人民群众改善生活需求的同时,提升消费品质,拉动消费。

  2021年,随着黄金珠宝等消费需求的加速释放,以及智能制造、金融创新等的利用,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产业必将再上一个台阶。


威尼斯人官网